一高兴便拍拍圆真道:“圆真哪

作者:admin   发布时间:2020-06-05 10:52   浏览:
正文

上清宫是青城重要的大殿,平日里只有修真的弟子才能进去,连周边弟子也不得私自进入。“莺儿,妳怎么带一个俗世之人来内殿福址?”还没入殿,一个声音便传了出来。听到这个声音,崔莺脸上一喜,放下心来,叫道:“师父快来,他是个妖物。”她的话声未落便有三个道人飞射而出。中间的道人,长脸有须,手持拂尘,正是无尘子;左边的道人,青冠方脸,身背长剑,是无尘子的二师弟无妙道人;右边的,却不是道人装扮,圆脸圆身,身材要矮小一点,手持龙杖,道号无绝,人称无绝老人。“妖物在哪?”无尘子飞出便问道。“师父,就是他!”崔莺躲到他们身边,手指着杨天道。杨天当然不会承认,而且他也知道自己现在遇到了什么人,立刻苦着脸说道:“大仙啊!我是人啊!路上遇到打劫的,我拼死抵抗才杀了他们。这时这位神仙姐姐从天而降,便把我抓了。”本来他想哭诉,这样更感人一点,但是因为他觉得是游戏,眼泪说什么也挤不出来了。不过他的表演还算生动,无尘子立即转向崔莺,显然是对她的所为有所不满。崔莺一见她师父生气,立即说道:“师父,你看他身上还有血呢!”“神仙啊!杀人肯定是会有血的啦!”看他们不像不讲理的人,杨天气更理直气状,连苦瓜脸也不做了。崔莺没想到他这么会辩白,不由得有些闷气,先前的喜悦也不见了,冥思苦想,好像非要证明杨天是妖物。崔莺突然又想起什么,露出笑颜说道:“对了!师父,他不怕道术的,连天雷剑也伤不了他。”天雷剑本是启元道人之物,因为他兵解,才留下了天雷剑。这把天雷剑虽不是仙兵,但也是神器了,早已经有了灵性,它又怎么敢对乾坤弓这个天地始祖兵器出手呢?自然伤不了了。可是无尘子三人不知道,立即像看怪物似的盯着杨天。杨天一看,立即跪下哀求道:“神仙饶命啊!神仙……”他虽然不知道是为什么,但是也不想被这三个老家伙打上一掌。不知是他可怜兮兮的样子,还是他们本来就没打他的打算。只见无尘子拿拂尘一扫,杨天身上的绳子便开了。“师父!”崔莺一见师父放了自己千辛万苦抓来的“妖物”,不禁急叫出来。无尘子知道她在叫什么,不等她开口,便说道:“莺儿,妳怎么这么冲动?妳看这位施主可有一点妖魔之气?他明明是俗世之人。可见妳这番历练之差,从今天起,妳三年内不准再下山。”杨天知道自己没事了,看那个故娘害自己不成,反受其害,心中幸灾乐祸了起来。无尘子训完弟子,又对杨天道:“施主不是我门中人,还是尽快下山吧!”这一下杨天又呆了,照他想,此时应该给他补偿才对,怎么会是下山?啊!全真实模拟,对了,一定是的。很快,他便自以为聪明的想明白了,立即又跪下道:“神仙啊!你我相见即是有缘,收我为徒吧!”无尘子已经修行八百余载,可算是阅人无数,但这样求人收徒的,他却还是第一次遇到。三人不由得相视一眼,笑容满面。见他们露出笑意,杨天也咧嘴笑了,因为他觉得成功了。此时,又一个道人进入殿中。他一身皂白长衫,脸上无须,面冷如霜,正是无情道人。他虽有道号,却很少在观中,若非急事,也鲜少回来。他上下打量了杨天一眼,说道:“资质愚钝,物欲横流,还想求仙问道?下辈子吧!”无情子这番评语,可把杨天惹火了,他哪次玩游戏,不是奉承话一大堆?即使情况不妙,对方也是委婉表示,哪有这么不留情面的?他一下子站了起来,说道:“我资质差?告诉你,我可是……上知千年,下知千年。”他本来还想说其它,但是想想场景不对,才这么一说。见他们不信,杨天又说道:“好,你听着。这上千年,已经是历史了,说了也没什么了不起;我就说说这后面的下千年,现在呢,是北宋,以后会被金所灭,迁为南宋。再后来就是蒙古入主中原,称元。”他倒融入的很快,还上下千年。杨天说完,还很骄傲似的。谁知道无情却冷冷的说道:“我等修道之人,世俗之事与我何干?”杨天一听,一时哑口无言,尴尬无比,只能喃喃自语道:“对哦!他们是修真的,又怎会在意这些?那么修真的有什么大事?不知道。啊!历史啊历史,你为什么不记一下呢?”无论杨天怎么抓耳挠腮,就是想不出来。杨天急,崔莺也急,不知道为什么,也许第一次与异性相处,竟有几分不舍。只是这不舍藏在心里,表面上也不表现出来。“根尘是缘。施主还是下山去吧!”无尘子他们边说边向内殿行去。“不,绝不。收下我吧!不然我长跪不起。”杨天没有办法了,只能使出他从书上看到的绝招了。他真是越来越融入角色了,与现实中的他,简直是判若两人。如果他知道这一切不是游戏,是真实的,不知道他会选择当哪一个;是现在的放荡不羁,还是真实中那个安分守规矩的乖宝宝呢?不过,杨天学的这一招,显然也不灵光,只见无情大袖一甩,再睁开眼时,杨天已经在山下了。山下空寂无人,杨天也不跪下,干脆坐下,想道:“到底怎么样才能拜师呢?”正苦恼着,傲吹雪出现在他面前,问道:“想学道吗?”这一路上,他看得真真切切,认为杨天确实一无所知,又想到他的能力,傲吹雪觉得或许他真是应劫所生,所以才现身相见。“啊?”杨天先是一惊,见到是傲吹雪,大喜过望的立即连连点头。傲吹雪笑了,引他重上青城,不用通报,直奔大殿。殿上两列弟子,正中一个鹤发童颜的道人,两条寿眉直垂入肩,他正是青城的掌门空灵子。而傲吹雪一路上来,已与空灵子做了交谈,也把他的猜测说了。此时的场景,连入师仪式都安排好了。空灵子上前向杨天问道:“你可愿入道门?”“愿意!”杨天乐的说道,他本来就想入,哪里会不愿意?“你姓什么名什么?哪里人氏?”空灵子问道。杨天立即答道:“我叫杨天,是……”正想回答,却一下子傻了。该怎么说?说真的,不对,这里可是宋朝。那么宋朝时叫什么呢?他想了想,当然不知道。不由得问道:“我是哪里人氏?”听他这么傻问,空灵子也笑了,说道:“既然如此,那贫道便代师尊收了你这个弟子。”“空灵道长,这个辈份也太高了。”傲吹雪一听,立即开口道。因为杨天一下子就成了空灵子的师弟,确实太高了一些。只见空灵子打了揖,言道:“前辈德高望重,又与青城有恩,贫道稍微尽些心也是应该的。”傲吹雪只是一笑置之,当然他心里却也非常高兴,不然他也不会是修真界最厉害的散仙了。只是杨天听了,原本满心的喜悦,却换来了一肚子苦水。他是千算万算,也没有想到原来最厉害的高手就在眼前,早认了傲吹雪也不会吃这么多苦了。下面他们说什么,杨天没听到,只有一句话让他惊醒。因为空灵子代师授徒,将他的法号取为“空幻”。杨天这才醒了过来,说道:“不行,我绝对不做道士,也不要什么法号!”这次他更是坚持,他来是为了放松的,绝对不是要当道士的。当了道士,不能结婚吃肉,他还怎么完成他的游戏大计?杨天这一嚷嚷,让一干弟子对他很是不满。因为这是上清大殿,谁敢在这里喧哗?空灵子却只是微微一笑,不只没责罚他,竟然还答应了,这一下,其它人也不好说什么。不过空灵子需要闭关,这授业之事只能由弟子代劳,无情虽然不愿,但是也只能答应了,于是就由小道士带杨天入房休息。这些人中最不高兴的就是崔莺,她不是不想杨天入青城,只是万万没想到,他竟然会成了自己的师叔祖。本来她觉得他会是自己的师弟,那是最好的结果,要不就是师侄,她也能刁难他,现在她只能鼓着脸回去了。当众人散去,只剩空灵子与他的四个弟子。空灵子问道:“其它人还没到吗?”无尘子出列道:“是的,师父。其它师弟路较远,想必得晚些时日。”空灵子点点头并没有多说,不过看自己弟子欲言又止的样子,他又怎么会不知道他们所想问的,便说道:“有什么事便问吧!”众人想了想,还是无情最先忍不住,问道:“师父,那个杨天沾染俗世太深,灵智早闭,为什么要收他入门?”空灵子笑了笑,说道:“此人虽受蒙闭,但却是应劫之人,你们推算一下便知道了。”四个弟子听了,立即各自演算,结果却令他们吃惊不小,四人全盯着空灵子。空灵子笑笑又道:“不只你们,我与傲前辈也推算不出。此人不属于六道,亦不在三界。心性自然,不知世物,所以今后你们要受累了。”他们想不到,竟然连空灵子与傲吹雪也推算不出,更是吃惊,自是齐声应了,而空灵子也再度幻入山中,修真养性,以应百年之劫。此时的杨天却是轻松愉快的很,有人打好了洗澡水,他正舒服的泡澡呢!旁边立着一个道人,为他加水。“你叫什么?”杨天闷得慌,问他道。道人表面看起来不过十五、六岁,也是刚入门不久。他立即行了一礼,说道:“禀师叔祖,弟子圆真。”“圆真?谁是你师父?”这些辈份杨天哪搞得清楚,挠挠头,只能问道。“回师叔祖,弟子只是四代弟子,并没有师父。”古人最是尊师重道,所以杨天问什么,他便答什么,不敢逾越。杨天想了想,又问道:“那抓我来的八婆是几代?”“哦!虚上师祖是无尘子师祖十年前收的,是二代弟子。”圆真一开始没会意,但一想就明白天问的是谁了。杨天现在算是明白了一点,那就是自己是她的长辈了,这个仇,他迟早是要报的。不过他又不明白了,问道:“看你们年龄差不多,为什么你至今没有师父?不是入门便有师父的吗?”圆真有些羞愧,说道:“师叔祖有所不知,我们青城修真,先修百日,再去剑冢取兵器,取到者,才算真正入门。而弟子资质太差,修了三年,也得不到剑冢的认可。不像师叔祖,资质好,一入门,便由师尊代授。”圆真一说,杨天才明白,被人奉承,一高兴便拍拍圆真道:“圆真哪,你放心,下次我进剑冢, 一肖中特免费选料一定给你捎来一把。”圆真听了高兴万分, 四肖选一肖一码期期准他入门不久, 铁算盘一句解一码年纪又轻, 精准生活幽默破解一肖还是小孩心性,对杨天自是感激万分。但是圆真也不想想,这种东西还有可以捎带的吗?也只有杨天,把它们当成了装备,让他进了剑冢,那可是剑冢倒了八辈子的楣了。洗完澡,穿上道袍(因为这道观只有道袍,而他原来的衣服,早就破烂不堪,不能穿了)。他的头发也早已长长了,圆真帮他修剪了一下,梳上发髻,饭菜也立即摆了上去。杨天一看,可乐了,扯下一只鸡腿,一下就塞进嘴里,边吃边问道:“不是说道士不能吃荤腥吗?”圆真想了想,说道:“可以呀!只是修到后面,不再需要罢了。”看到圆真一脸的不解,又看到桌上的肉,杨天也不得不信,又问道:“那娶妻生子呢?”圆真说道:“可以呀!六师叔祖娶了瑶仙子,八师叔祖娶了郭女侠……”圆真还在扳着手指算着,杨天却懊恼的用头撞起了桌子。圆真疑惑的问道:“师叔祖,你怎么了?”“没事,没事。”杨天嘴上说没事,但是他的脸色,谁看了都是一副有事的样子。他十分后悔,他觉得当时如果拜傲吹雪为师,肯定能拿到一、两件法宝,不像现在一无所有。这一晚,杨天伴随着懊恼,进入了梦乡,眼角竟然还渗出了泪珠,让人分辨不出是兴奋还是懊悔。“当……当……”第二天,天还未亮,便有钟声叫人起床。杨天好梦正甜,这时吵他,真是让他怒火冲天,不由得怒道:“什么事?这么吵?”圆真赶紧对他说道:“师叔祖,早课时间到了,快起来,去晚了可是要受罚的。”受罚?这两个字对他实在是很的刺激,这一路上他已经受了不少的罪,简直抵得上他一辈子。叫饿,挨打;咳嗽,挨打……就连说奉承话,也被说成是妖物害人,更是挨打。他再也不想受罚了,于是便赶紧到了大殿。听到别人念着一些他不知所云的东西,他也跟着念了两句,然后便入了梦乡。“散课。”杨天只听到这一声,立即便醒了,还站了起来。“师叔祖的动作好快啊!”杨天做早课打瞌睡,全被崔莺看在眼里,不过,她辈分低,不敢指责,此时见他这么快站起来,不由得酸溜溜的说道。杨天不在意崔莺的话,只当她是妒忌。再说这样算什么?自己还要好好温习,拿出大学里打混的功力来,这样看谁还能知道我在睡觉。这时,无尘子走过来了,他说道:“莺儿,一会儿用过早膳,妳带师叔四处走走,认认地方,以防走错了路。”崔莺虽恨,却也只能勉为其难的点点头。“不,不用了。”不过杨天却不答应,而是一本正经的说道:“我想立即修练,以解天下之苦。”正直的神态,连无情也不由得动容。无尘子暗暗点头,对他这个师叔,也尊敬了起来,便说道:“师叔大义,但是也不急于一时,还是看看的好,以免以后误入禁地。”禁地?杨天一听到这两个字,立刻也不再推辞,快速地吃起粥来,还催起了别人。青城山,杨天是没来过。不过青城山却是美丽无边,不要说古迹遗址,光只这三十六峰、八大洞、七十二小洞、一百零八景,杨天便不虚此行。可惜是崔莺带路,她可不想带他游览全山,只是到各殿一指,什么祖师殿、上清宫、建福宫……他到了,反而比没到更胡涂了。好不容易到了后山,却是两个字“禁地”。不过杨天也没有心情了,人家是青城修真者,这些路早就走惯了,而他只是凡人,脚都起了水泡。他对登岷山也没了兴趣,连连说认得了,匆匆赶回去。其实他哪里认得?他只知道崔莺的体力实在是好的不得了,哪有一点儿弱女子的样子?崔莺倒是很高兴,虽然爬山涉水她也累,但毕竟比起杨天来好多了,所以她一直笑容满面,搞得她的师兄们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。照理来说,她把杨天误当成妖怪抓了,已是有错在先,更不用说一路上的折磨了,现在倒反而像是她吃了亏似的,一心想着要报复。而山神庙一事,在古代,她是吃亏不小。但是她现在不是因为那件事,反而平时想起来,还羞红了脸,仔细品味,有羞、有甜、有心动,还有些莫名的感觉,就像打翻的调味瓶一样,酸甜苦辣,样样俱全。很想见他,可是一旦见了,那无名的火又立即上来了;得了逞,又像偷吃的小孩,兴奋过后,还有着空虚。不过杨天也很精,一路上抄抄画画,把路线记了下来。回来以后,更是把以前学的制图想了一下,认真的做起他的地图来了。到了深夜,他才画好,这张图可是他以后的宝贝啊!又一天过去了。早课一完,他便再度恳切的要求加入修真的行列,内幕资料无尘子看他如此迫切,只得答应了下来,带着杨天往练功房走去。青城此时是正一教,正一教的练功房清静、朴素,几个蒲团,四周满是书本。乍看之下,还以为是到了书房。无尘子带杨天进来,他还正在四处乱看,只听无尘子对着他说道:“师叔,弟子受师父之命,代师祖传功。我教法门,本是打通任督,以通天地桥。”正一教修真的法门,以任督为基,杨天当然不会知道,更何况此时的他,完全沉浸于喜悦之中。不过无尘子话锋一转,又说道:“但是师父曾说过,师叔体质独特,体内之气,非人、非仙、非魔、非妖,故不得传功。”这一下子,只见杨天那张笑脸,立即变成了苦瓜脸,让无尘子看了,不得不佩服他的真性情。杨天的无奈,正是时空穿梭造成的。我们知道,想回到过去,那必须要超越光速,而一旦达到光速,物质即能量化。杨天虽然有仙兵、仙器护卫,但多少总有些影响,毕竟他只是仙兵的暂寄体。这一切自然没有人知道,空灵子之所以收杨天,除了傲吹雪的引荐外,还是有感于千年前的九麟山之战,因为九麟山是修真界的桃花源,与世隔绝。正因为如此,所以当时,正道修真才没有出手,不过现在这也成了他们心中的魔障。杨天听了无尘子的话,苦着脸说道:“那我不就得自己苦练了?”无尘子笑了笑,说道:“师叔大可放心,我们正一教,是天地之道。老子曰:‘若夫修道,先观其心。观心之法,妙在灵关一窍。人自受生感气之初,禀天地一点元阳,化生此窍,以藏元神。其中空空洞洞。至虚至明,乃吾人生生主宰。真所谓有之则生,无之则死,生死盛衰,皆由这个。’”杨天看无尘子一脸肃穆,半点风尘不染,高深不已,努力想了一下,最后才说道:“不解!”杨天本无修真之命,又不通古文,哪里会明白?无尘子却不气馁,又说道:“夫天地之内,宇宙之间,中有一宝,秘在形山,识物灵照,内外空然,寂寞难见,其谓玄玄。”“天下最亲,莫过心也。百姓之用,而不知心;如鱼在海,而不知水。一切众生,从旷劫来,迷列本心,不自觉悟。妄认四大为身、缘虑为心。譬如百千大海不认,但认一小浮沤。以此迷中复迷,妄中起妄,随境流转,离目生情。取十万端,无时暂暇。至使起惑造业,循环六道,密网自围,不能得出。究竟冥初皆一妄迷真之咎耳。”“故灵润曰:‘妄情牵引何时了,辜负灵台一点光。夫灵台一点光者,即真如灵知心也。最玄最妙,通圣通灵。极高明,极广大。化万法之王,为群有之体。坚彻三界,横亘十方。自混饨未辟之前,而已曾有。虽天地既坏以后,而未尝无。一切境界,皆是心光。若人识得心,大地无寸土。’故曰:‘三界唯心’。”“迷人心外求法,至人见境是心。境即是心之境,心即是境之心。对境不迷,逢缘不动,能所互成,一体无异。若能达境,唯心便是。悟心成道,觉尽无始,妄念摄境归心,出缠真如,离垢解脱,永合清净本然,则不更生山河大地诸有为相。如金出矿,终不更染尘泥;似木成灰,岂有再生枝木。一得永得,尽未来际,永脱樊笼,长居圣域矣。”无尘子不说还好,越说杨天脑袋越乱,越是不解,不禁有些恼羞成怒,大叫起说道:“别什么心不心,快说,我该怎么做?”无尘子又笑了,说道:“师叔资质果然很好,一下子便说中了重点,这些书籍便是助师叔修真所用。师叔,弟子告退。”说完便走了。杨天想拦,但是他又极好面子,只能望着无尘子离开,心里却骂道:“死杂毛,有什么了不起。不会用白话文啊!哼!本人是天才,只看书也是高手。”他嘴上这么说,心里这么想,但是一打开他看上去最古旧的一本,不禁傻眼了。古字,认是认得,但也只是托了游戏的功劳,意思却是“不解”。一连翻了几本,杨天不由得有些抓狂,仰头叫道:“天哪!不是应该一打开就学会了的吗?难道我真的不行?不,不对,我绝对行,我是高手,一定有秘诀的。”他不相信,更不会承认,只好仔细看了起来,这一看倒真的发现了窍门。他发现,书上有初级、中级、高级,与没有这些的版本。他一开始看的是没写等级的,接着他又拿起写着高级的,自以为聪明的叨念道:“写着高级,应该就是高级的功法了。”一打开,他很认真的读着。只见上面写道:太玄真人云:父母生前一点灵,不灵只为结成形。成形罩却光明种,放下依然彻底清……这次杨天耐着性子,硬是读了一天,最后还是放弃了,因为还是“不解”。这卷里面全是对话,根本找不到他所要的。吃过圆真送来的饭菜,伸伸懒腰,随便捡了一本,正打算继续。突然眼睛一亮,疲倦完全没了,因为里面除了写着入定的法门,还有图示。杨天又翻回第一页,只见上面写着《道法入门初解》。他乐的说道:“原来这才是真的。嗯!越普通的才越有用,其它的一定是拿来唬人的。”杨天为自己的聪明而感到高兴,因为他发现了这个秘密。殊不知,他前面读的也不是假的,只是人家已经到了心的层次,他连入门都还没入,当然看不懂。正如《太公兵法》一般,在张良手中是宝,而齐王却一无所知。杨天终于发现了法门,立即开始修习,他也开始了他修真的第一关,筑基。筑基是每个修真者必须,也是最难过的。经言:“虚化神,神化气,气化精,精化形,形乃成人。”筑基这一关,又称百日关,需要同门相助,互相提点、互换真气。中间更需要数次的苏醒,以免坠入意识海,难以脱身。杨天不明白,他是一个现代人,这些修真之术,他根本就不信,只是当成了游戏,莽莽撞撞就入了定,连个唤醒自己的人也没有,更不用说初期的启动真气了。要是普通人,这样胡来,不死也得伤重就医。但是杨天却偏偏又不能算是普通人。百日关,本是筑基。但他体内的三件仙兵却早为仙兵,来历又一个比一个大。浑天绸,九极仙女之物,她又是天帝之女,自然是仙兵仙体,浑天绸与她朝夕相处,自然沾了不少仙气,现在隐于杨天的下丹田。杨天初入定,看到的五彩霞光便是浑天绸,也是它助了杨天一臂之力,正好启动了真气。轩辕箭,是轩辕帝之物。巧的是,青城原名“清城”,又名“清都”,天帝之所。轩辕箭到了这里,还以为杨天是天帝,正欲结丹飞升,所以它很自然的在杨天的中丹田结起了金丹。乾坤弓本是天地所生,自是自然道,它位居杨天的上丹田。自然道,又称天道。天道无常,亦无形。本身即是道,道亦即是身,更是大乘境界。这下可好了,上、中、下,三个识海,各练各的法,各修各的道。杨天反倒成了局外人一样,要是一进去,便被三股力量击晕了过去。要知道修真者,最忌法门不专。即使一些地仙、散仙的功法博杂,但是他们的筑基法门却绝对相同,只有一个筑基法门,就是──千修千处得,一念一生持。杨天同时修三个法门,自己意识又昏迷,真不知道他是福是祸啊!幸运的是,三个法门全是仙道之法,没有冲突,三处识海之间又有异能阻隔,不至于功法聚集,仙力破体。他毕竟还只是个普通人,肉体凡胎,又欲念过多,一旦仙力过多,便有飞升与根基之争,到时候他想不死都难。仙兵神器虽然能力超强,但是它们仍然只是仙兵,还脱不了器物的范畴。杨天筑基,它们的运动不过是惯性使然,没有意识的引导,它们自然便停了下来。它们一停,原本的仙气,有的归于仙兵,有的归于气海,但更多都是散溢出去。虽然有些可惜,却对杨天进行了第一次的伐筋洗髓。仙气缓缓散去,杨天也醒了过来。睁开双眼的杨天吓了一跳,因为四周已经布满灰尘,地上的饭菜,也已失去水份,结成一块,不知道放了多久。杨天赶紧叫道:“圆真,圆真……”“师叔祖!”听他一叫,圆真立即赶了进来,他一直守在门外,根本没有离开过。“圆真,这是怎么搞的?那么脏。说,你多久没打扫了?”杨天不明所以,以为圆真偷懒,气得指责道。“回师叔祖,已经三个月了。”圆真算了一下,恭敬的回答道。“什么?”杨天更是有理了,他摆出了一个长辈的样子,痛心疾首的数落着无辜的圆真。直到无尘子到了,他还没停止。“师叔,你醒了。”无尘子说道。“嗯,醒了。”杨天随口答道,突然才发觉不对啊!连忙问道:“什么?怎么回事?”无尘子并未作答,只是说道:“请师叔梳洗一下,师父在天师洞有请。”“梳冼?”杨天看看自己,不禁吓了一跳,头发不知何时已拖到了地,全身脏的简直就像个煤矿工人。“师叔祖,我这就去为你打水。”圆真说完便退下去,杨天都没有发觉。他想起身,却摔了一跤,人家修仙问道,修完是通体舒畅,他倒另类,坐久了,四肢都不灵活了,身上更是酸痛的不得了。沐浴用的水,洗黑了一桶又一桶,而杨天又属于怕冷型,坚持一定要用热水洗。十桶下去,才不再成泥浆,他也终于可以泡进去了。只是发生了什么事,他是一点印象都没有,只能问圆真。圆真擦擦额上的汗水,一脸祟拜的把当时的事说给杨天听。杨天刚入定,圆真拿了饭菜,想叫他吃,没想到,人没叫醒,反而被五彩霞光推了出去。圆真立即去报告,这一下子,不只青城十杰全到了,连空灵子也来了。此时却又生变故,只见那道五彩霞光,幻化成罩形,罩住了杨天;后来又一道金光,把圆罩逼到下面,金光四射向上,有如金莲绽放;再后来,又一道光雾,由上弥漫而出,整间房子便再也进不去了,而金光也退出了头部。最后,更有七色光环环在头部与胸部。说到这里,圆真又激动说道:“师叔祖,您修的是什么呀?弟子只听说过足踩金莲的大罗金仙,还从未见过师叔祖这样的,竟然把金莲围在腰间。师叔祖资质过人,功法高强,将来一定是我们修真界的大修。将来飞升了,也一定比大罗金仙还厉害!”那激动的样子,好像那个被夸赞的是自己一样。杨天现在知道了,但是他也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,不过他看圆真的样子,便知道那是好事,高兴的说道:“圆真,不要拍马屁了。我还要去见掌门师兄呢!”圆真是老实人,赶紧说道:“拍马屁?我圆真从不拍人马屁,真的,师叔祖,您绝对会光大我们青城的!”杨天听了圆真的话更是高兴,走起路来,整个人感觉轻飘飘的,好像一下子真的变成了神功无敌似的。跳一跳,发现自己跳得更高了;看到院中大鼎,也一下子就抱了起来。他终于相信了,对自己的表现更是满意。刚到天师洞附近,便看到了那万绿丛中的一点红,正是崔莺。她见到了杨天,立即上前恭喜道:“恭喜师叔祖筑基大成。”从杨天入了门,崔莺便开始担心。因为她的无情师叔说他资质不好,入定又出了那种状况,幸亏无尘子说他不同于常人,造化不同,她才忍住哭意。现在听说他醒了,立即匆匆赶来。杨天不知道她的心,听了她的祝贺,更是兴奋,还有报复的心掺在里面,于是拍拍她的肩头说道:“小鬼,不要灰心,妳也行的!”说完便哈哈大笑而去。崔莺满心的喜悦与羞怯,立即又化成了满腔怒火。杨天未免得意忘形过了头,要知修真之路他不过只跨过了门坎,与崔莺的心动比起来,那是两个境界,更不用说和其它人比了。进入了天师洞,他才努力保持严肃,因为要见空灵子了啊!不管怎么说,空灵子可是这里的老大。但是杨天深埋在骨肉里的笑意,却是怎么也挡不住的,一看,便知道他的兴奋。洞里点着长明灯,用来照明。但是杨天却嫌它们费油,因为他觉得这里很明亮,根本用不着点那么多,不过,现在他心情好,不想计较。杨天来到空灵子座前,行了一礼道:“师兄。”“嗯!”空灵子应了声,才张开双眼看着杨天。杨天也看向他,并且还在心里想道:“这老头吃什么长大的?好亮的眼睛。”杨天筑基时的异状,空灵子全看在了眼里,他回顾所学,又掐指推算,却毫无结果。他三千年的修为,一生所学不能不说渊博,却偏偏不认得杨天的筑基法门。开始时还像正一教的入门诀,但越往后,越不知道是什么了。而用周天之术演算,却像被磁铁或吸引、或推斥一样,总是偏了出去,一切都对不到他身上。不只杨天,就连与他有了交集的崔莺,空灵子也推算不出了。崔莺这次单身下山,正是因为空灵子推算出她有一劫,得离开师门一些日子,才得以山。现在人是回来了,却反而又生变量,混沌不堪,真假交织。现在唯一让空灵子欣慰的是,从杨天身上散出的是仙气,知道他是正道中人,不会是邪魔歪道。而且修真界的百年劫将至,原本清晰的劫,也混沌了起来。空灵子知道傲吹雪说的没错,杨天是应劫而生。但是让所有仙魔都想不到的是,杨天的到来,简直比劫看起来更像个劫。空灵子还是看不清杨天,只能收回了神光。眼眸不再闪闪有光,而是回复常态,让人看了只会以为他是一个修真有为的老者,而不会与功力牵上联系。空灵子缓缓开口道:“师弟筑基已成,想续修下来,则需要取得自己的兵刃,以入剑修之列。”

,,曾道人一码必中特资料

热点文章
近期更新
友情链接

Powered by 香港六合开奖结果历史记录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